设为秒速时时彩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9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随笔] 红唇余香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1-27 18:57:4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1013184134 于 2020-1-27 19:33 编辑

今天春节太特别,新冠病毒恶魔般肆虐神州大地,我哪里都不去把自己宅在家里,无聊时翻箱倒柜想整理些什么,谁知在保险柜的一角无意中翻出了那只劳力士和天梭手表,看着这手表,我心潮起伏,已经七年没去碰它们,这手表承载着一段极其珍贵的心路历程,记忆又把我带回那段成尘封已久的岁月。
二零零三那年我师专毕业,风华正茂,本可以在县城某所不错的中学谋得一个教师的职业,但是听信别人说魔都遍地是黄金,筹措了三万元,毅然北上魔都,不久就在金沙江路相中一家铺面,房东是一位姓彭女子,年龄大约三十五六岁,身材修长,皮肤白皙,说话委婉,我叫她彭姐。
当时我很喜欢这家铺面,但其实不敢抱太多的希望,因为我囊中羞涩,区区的三万元又能做什么呢?即使三万元够交租金,那往后的进货钱怎么办?添置一些必需品的钱有哪里来?


租金的谈判令我纠结,我如实告诉房东彭姐,我说我刚刚踏入社会资金有限,我尽其所能把话说得婉转:“彭姐,这铺面与其空空着,不如优惠出租出去招点人气”,也许得益于我谈话技巧打动彭姐,也许是我潇洒的外形吸引了彭姐,也许是这个路段刚刚开发不久人流不多的缘故,意想不到的是彭姐居然同意让我先用店铺半年再交租的要求,一年期的合同签订后,彭姐说:“我看你诚实才和你签这合同,钱并不是很重要,我希望有个诚实的租客。”为便于联系她让我加了QQ·····当我把这消息告诉同样做这生意的表哥,他直呼不可思议,面积比表哥的大八平方,还有配有房间,卫生间,比他付六押一不知要好上多少倍,表哥说我交上狗屎运了,并说恰恰这种新开发的路有更好的客源。这样我开始了开店的“插架”生意。


   我把带来的大部分钱都进了货,无非是一些角钢、方管、镀锌管之类。还真是幸运,自店铺开张后,生意是顺风顺水,头一个月就接到好几个客户。那个时候是供方市场,绝对不让客户欠账的,事实上我那点本钱是无法让客户欠账的,使我特别感激的是彭姐还给我介绍了个大客户,几乎每周都有来拿货。正因为这样我对彭姐充满感激。虽然每天都是重复枯燥的活儿把钢材在架子搬上搬下,但是收入颇丰,因此也有了成就感,尤其是每天的体力活,使我浑身都是肌肉一天比一天发达。
我白天做生意,晚上QQ和彭姐聊天,时间长了我们之间不再那么客气,甚至开些玩笑,她尤其爱上网玩四国军棋,我们搭档下棋,三百盘下来,我成了“连长。”
         有一天彭姐打来电话:“小郑,晚上到凯撒宫浴场,那里搞活动,洗浴送自助餐”。大约傍晚六点,彭姐的车子就如约到了门口,坐上她的车,车子里很暖和,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的气味。
浴场自助餐倒也十分丰盛,彭姐吃不多,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给我夹菜,而且专挑些高蛋白价值高的,比如螃蟹、大虾、烤牛排等,平常我都是干些体力活,吃饭是附近的沙县小吃,更多的是泡面,这一餐我吃了很多,觉得很奢侈。
  当我泡在浴场的水池里,任凭涌泉从地下喷涌出来洗涮着身体,第一次经历这个你说有多享受。
  等我洗罢到了三楼休息大厅,彭姐点了椰奶、水果在等我,还给我留相邻的位置,她穿浴服着斜躺在沙发床上,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吸引旁人不少的目光。
  我和她边听音乐边聊天,有美女在旁,有如此温馨环境,我心里一阵燥热,动了非分之想,但又觉得彭姐可能把我当作知心朋友,如果我贸然失态,可能危极友情,直至影响到生意,再说她年龄明显比我大,并不适合我的选择。这么一想,那种非分之想很快被抑制。
  在委婉的音乐声中,我不知不觉睡着了,等我醒来时,休息大厅已经有人在走动,原来在这大厅过夜的人这么多,看看相邻的沙发床上的彭姐,她依然在睡梦中。
我感叹,这一夜睡得真舒坦啊!
  光阴似箭, 四个月过去,我的银行卡奇迹般的有了26万的存款,有了这钱,我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把彭大姐的租金提前还了,特意到银行提了现金。初入江湖遇到彭姐这样的人,我心怀感恩,也想给她留下好的印象。于是,我拨打了彭大姐的电话,我要把租金亲自送上门去,并带上些新鲜水果。
  彭大姐家离铺子并不远,房子是两室两厅的,聊天问她怎么家里只有一人,她告诉我,她和前夫离异后,一个人也不想住大房子,就把原来的别墅卖了,她10岁的女儿在澳大利亚读书,她一年中也只有一半时间在国内。闲聊中,我看到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极为漂亮,好奇的问:“大姐,你这表这么漂亮是什么表啊!’‘百达裴丽’她平静的说,我对手表不了解,后来才知道百达裴丽是表中之王,腕表中的极品。看到彭大姐的穿戴,我估计他是个富婆。
   “对了,你这做生意的应该也要带戴个手表,”’她说,“按你的外形戴个个劳力士,对谈生意有帮助的”,她说过半个月后她就要到国外,可以给我带。
“劳力士,我可能买不起” 我说。
  “国外带回来比国内便宜四分之一,到时候你如果不要我可以随便转别人赚一两万元。”,她看到我有些犹豫,说道。
这往后的几天,我间隔着给她送去些时鲜水果,她也来者不拒。偶尔她做了什么好菜也叫我过去分享,时间一长两人少了拘谨多了几分随和。
也许注定了孤身寡女相处久了必然擦出花火,也注定我彭姐必有一段无结果浪漫的情缘。
     记得是二零零三年盛夏的一天,街道旁的行道树上,知了嘎嘎叫个不停,我刚给客户送去五根角铁,浑身汗水回到店时手机响了,是彭姐:“小郑,五点半过来吃法,我买只象拔蚌,要及时到啊,不新鲜就不好吃了”。
我到彭姐家时,她在厨房忙碌。夏日的余晖透过窗前碧绿的香樟树,斑驳洒在一尘不染的窗台上,构成一幅迷离的画,屋内中央空调吹着凉爽的风,空气里荡漾着我有点熟悉而淡淡的香水味。
“象拔蚌来了”厨房玻璃拉门开了,彭姐端出一个玻璃盘,盘中的碎冰上披着切片的象拔蚌,接着她把一大碗象拔蚌熬成的粥,一条清蒸鳜鱼,一份肯德基全家桶,一串葡萄全摆上桌子。
“怕你吃不饱,叫个全家桶”彭姐笑的很灿烂。她边说边拉上窗帘,并打开餐桌上空的灯光和屋内的所有灯带,顿时屋内灯光五彩变换闪烁,显得迷人浪漫。我还是有点拘谨,毕竟孤男寡女于一屋,特别是这样的氛围对我还是头一回。
“喝酒”彭姐在我面前的高脚杯里倒满红酒,也给她自己斟满,这葡萄酒在灯光下犹如红宝石般的晶莹,“叮”两个酒杯碰撞,彭姐居然一饮而尽,看她如此豪爽,我更要昭显男人气概,也把酒一口干了,随即我也回敬了彭姐一杯。
  这是我头一次吃象拔蚌,学者彭姐夹着象拔蚌片沾芥末,我完全不知道芥末的厉害,第一口沾太多了,呛是我喘流出泪来,我的狼狈相引得彭姐哈哈大笑。几杯酒下肚,拘束没有了,无论和彭姐干杯还是吃象拔蚌都显得洒脱自如,彭姐酒量真大,我们几乎是一杯杯的干,以我这种年龄再加上,干“插架”这种体力活,饭量自然大,全家桶里的汉堡、薯条、鸡翅全被我一人吃光,彭姐总是热情的劝酒,并不时把鳜鱼夹到我碗里,大约一个小时过去,四瓶瓶葡萄酒所剩无几,我已三分醉,彭姐捏捏我的胳膊说道:“真结实啊”,
“干租活有的是力气”我笑笑说,作为回报,我也摸摸她的手说:“彭姐,你的手真柔软·····”
    此时的彭姐笑靥如花,我不由动情的说“彭姐你真美!”
     也许是醉意,彭姐听到我夸奖她美,忽然眼神迷离,脸色红晕,居然抓住我的手心摁在她的大腿上,我觉得手上一阵凉浸,低头一看一双大腿就在眼前,白如凝脂、丰腴而娇润,在酒力的冲动下我无法抗拒这迷人的白晰的美,以及这瞬间动人心魄的冰凉。是什么时候她把裙摆拉倒腰间以致这一切在我眼前一览无余?我直觉一股热浪灌满全身,疯狂又忘情地在她大腿上抚摸起来。她似乎矜持中喃喃说“不要”,但又言不由衷地瘫软到我怀里········此时的彭姐宛如一朵盛开的栀子花芳香四溢,而我则是一只蜜蜂无法抵御花芯甘甜的蜜,激情采撷前所未有的块乐,动作中谁把高脚杯碰倒,杯子在桌子上滚个圆圈,鲜红的酒顺着桌沿滴落在地板上。
   这一夜我把作为男人最疯野的热情给了彭姐,而她何尝不是把她的真挚的情爱献给了我,我想,她给我的是一份真爱!


   是珠项斑鸠“咕咕”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晨曦已经透过厚重的窗帘的缝隙撒在床铺上,我一跃而起,彭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床铺上乃至整个房间弥漫着女人特有的气息。
  彭姐在厨房烤面包,桌子上有牛奶、鸡蛋和香蕉,这些都是她给我的免费早餐。此时的她穿着薄如蝉翼,妩媚而妖娆,似乎沉浸在莫名的幸福中。
  回到店铺,门外不知名的小虫叽叽叫个不停,回味昨夜和彭姐的缠绵,也想起师专念书时 ,教授们“为人师表”的谆谆教诲,心里充满矛盾,千分纠结,是啊我和彭姐并不合适,毕竟我和她有十岁的年龄差异。虽然她漂亮而且有钱,但她是过来人,谙熟红尘的潮起潮落,而我初出茅庐,走出校门。自踏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憧憬着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可如今出师未捷却自我沉沦,我又如何对的起养育我的父母·····想到这里,我觉得昨夜是醉酒后的失态,我对彭姐并未萌发爱情的萌芽,于是心里满是懊悔,有了慢慢和她疏远的想法,这一天QQ里她的头像总在不断的跳跃,我不想理她,也不去看她给我的留言,直到第二天,我才回复了几句客套话,完全忽略她字里行间的柔情蜜意。


   这往后的日子里,她已经察觉到我的冷漠,QQ也不再留言,但我还是按季度把店租打到她卡上,我和她已经渐行渐远,我觉和她只是租客和房东的关系了。
  直到有一天上午,这天阴雨绵绵,我百无聊赖地在电脑上下“四国军棋”,我炸掉了对方的两个“司令”,眼看胜利在望,和我合作的对家不知忙什么缘故离开,并超时五次,棋面变成一打二,我寡不敌众很快败下阵来。正在骂骂咧咧间,彭姐进来了。
“手表买到了”,彭姐一身牛仔打扮,显得干练精神;“这是是劳力士18K金迪通拿款式,的比国内专柜价格低2-3万元”,彭姐从袋子里掏出一个绿色的盒子,当打开那一瞬间,我被这手表的气场镇住,虽然还裹着一层塑料薄膜,但难掩豪华和贵气,我被深深的吸引。


  “但是,你在店里干粗活,带劳力士总不合适”,彭姐指着架子上的角钢说,“我送你一只天梭表,这是力诺克系列,这可以在平常时候用,劳力士适合和客户谈生意时用,这对你做生意绝对有帮助的”。
彭姐又从包里拿出另一只手表。
   “天梭多少钱?”我问
   彭姐灿若桃花:“天梭给你,劳力士表你什么时候有钱就打到我卡上”。
        晚饭后我特意来到南京路附近一家瑞士手表专卖店,看到同款劳力士,果然价格比彭姐带回来的要贵3.85万元,印证了彭姐所说,去趟国外买个奢侈品回来,旅途路费都能赚回来的说法,心里自然喜欢,再说彭姐替我买了,我总不能原表退还给她。
     为了表示感激,我顺便在城隍庙金店挑选一只金手镯作为她送我天梭手表的回馈,我并不想欠她的人情。我把劳力士手表的钱打到她卡上后,戴上天梭手表,拿着金手镯悄然来到她小区那座楼的楼下,按响她家的门铃。
事前没有通知她,当我出现在她门口是她是一脸惊诧,略带责备的口吻问我为什么没有事先告知,不过还是热情的把我迎入家里,此时的彭姐一身睡衣打扮,宽松的睡衣领口把白皙的皮肤展露无遗,浑身散发成熟女人沁人心脾的气息,她素颜头发稍有蓬乱,一副十分慵懒的模样,这模样的彭姐别有一番风情,
    有了上次的经历,体内汹涌澎湃的荷尔蒙使我再次失去理性,当然不排除她送我手表的那份感激,我再也无法抑制地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起初她还做些无谓的抵抗,但最后除了呻吟外就像一团海绵软软摊倒地板上····


   激情过后,我又恢复了理性,瞬间有些懊悔,为什么我总会在她的魔力下失态?彭姐穿好衣服,她已经看到我写在脸上的心理变化,情场过来的女性对感情何其敏感,除了坚决拒绝我的金手镯外,还说:“小郑,你还年轻应该去寻找和你年龄匹配的女孩,倘若再这样下去,对你我都不好,你前一段对我的冷漠是正确的”,说到这她眼里居然含着泪花“我已经办好澳洲移民手续了,我要把上海的房产全部转让,我的商铺合同到期后不会再租给你了,因为我要走了·····我送你天梭手表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房东对租客的一种感谢,你不用做更多联想。”
  走出她的家门时,她没有送我,只听到门关闭后无情的“咔嚓”反锁声。
  回到店铺,登陆QQ,发现已经被她拉入黑名单。我心里五味杂陈且若有所失,于是在电脑里点上一曲姜育恒的《跟往事干杯》:·····干杯 朋友


就让那一切成流水


把那往事


把那往事当作一场宿醉


明日的酒杯莫再要装着昨天的伤悲


请与我举起杯


跟往事干杯·······
音乐符合我此时的心境,这后面的一星期一笔生意都没做成。
半年后我处理了库存余货,把铺面交还彭姐,结束了一年的“插架“生涯,搬到逸仙钢市。
  这以后我试图给彭姐电话,但都是空机状态。后来一次特意到店铺去,新的租客告诉我,现在的房东已经不是彭姐,房租也比我原来涨了二倍。
  从此,彭姐在我的视野里再没出现,她留给我的劳力士和天梭手表以及那只没送出去的金手镯我再不想去触碰,看到它们有一种不知是痛还是甜的感觉。
  但是唯独有一次梦到她,梦里她的红唇留给我是一种经久不散的袅袅余香。
  
                                                                                   农历庚子年正月初三写于上海

上一篇:狗日新摘要:我不喜欢狗,也不喜欢养狗,也许最大的原因是 。。。
下一篇:没有了...
+1
1097°C
沙发哦 ^ ^ 马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  

GMT+8, 2020-2-5 03:55 , Processed in 0。04681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APCu On。

Powered by X3.4

© 2001-20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 江苏快3走势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快乐飞艇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