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秒速时时彩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48|回复: 0

[诗歌鉴赏] 哈雷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5 20: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x
沙坡头日落

孤烟直了,传说中王维的那轮太阳

就要下山了。落日

我的生命中最忧郁的使者

在鸣沙山,在黄河边

朗诵完一首怀旧的诗篇

等待最后的谢幕



沙湖安静下来时

显得格外诗意和仁慈

腾格里沙漠侧向东南的身子

越加倾斜,云彩

像是它卷起的衣袖

飘向落日

在我离你最近的地方

皮筏子探回岸边的芦苇

湖心岛玄秘的幽光四周荡漾

荡漾着九曲黄河古老歌谣

我还能倾听,但现在所有曲子都成了挽歌

就在和你分别的刹那

你熄灭了自己

去点燃众多的星星

我的仰望从此一览无余

并从那辽阔而遥远的沉睡中

辨认出那双贪恋天空的

眼睛



在古雁山庄遇到一只松鼠

我喜欢这样的流浪

在某个地方,河流,高原,都成了

某些寓言或心灵的避所

我喜欢古雁山庄这样的名字

像传说中的样子

在日益稀薄的鸟鸣面前

却让我接近秋天心脏的搏动

我看到那只比我蹿得更快的松鼠

它像风一样快乐

竟然在我脚下飞翔,气流的声音

比我的目光更快

比我的思想更呼啸

它应该是赶赴和我的约会

或者仅仅为了那些正在成长起来的树木

设定一场游戏

它远远地停在那里,回头盯着我

俏皮地嘟着嘴,啃着松果

顺便丢给孤雁山庄

一些灵动和

自由



葡萄甜了

当藤蔓完全潦草起来

葡萄甜了

停留的鸟躲进了枯干的草丛

园里,顶起来的帐篷

为我预留了过冬的一切

当葡萄彻底脱离了土地

小镇的皮肤,它的含糖量急剧上升

以至于发黑的栅栏

也挡不住酒醉的鼾声

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离你最远

在我的喧嚣和你的寂静之间

隔着一枚陌生的银币

思念打磨成虚无的光亮

像月色下的芦笛

只有在夜里才能摸透那孔冰冷的颤音

在我初识你的时候

我竟然和你失散在回家的路上

见面意味着分离

你把羊驼从庄园后面驱赶回河滩

在我的手指不到的地方

隐匿的玫瑰早已凋敝

但我听到你的声音在空气里传出

你好,葡萄,这个季节你安然无恙

是的,我是真的很好

十一月,坡地上写意的荒草

都在重复一句话

葡萄真的甜了

裸露的眼球,转向园里发呆的秋景

正如大地平白的赞誉

正如世人天然的叹息



和海交谈

和你最近的一次交往

是在浪朵之上

我体内腔管里一直响着你阴柔的名字

这样的时候更需要安静

需要蓝,需要听到波涛的叹息



如果你滑入的地方惊飞几只水鸟

像画笔的点缀,泼上一点青烟

临港的船舷,容易遗漏的沃土

黑暗中长出一株忍冬花

我一定会把记忆的缆绳抛向土地



从岛屿变成半岛,江阴

浸泡的水一样腥咸,一样感觉到潮汐的冲动

当浪朵突然平息,我看见依着你的

礁石,那块跪倒的石头

溅起的泪,让岸上的我不忍舍你而去



燃烧的头发

海为我打开窗户

让我看到你正独自抿着忧伤

风暴,会在远处停止飞翔



这时我只想

做一个飘动的青衫人

向你要一块山地

可以让我迎风站立的地方



可以让青草般的思绪在那里蔓延

目光像走动的水鸟

可以到大海的深处觅取生动的鳞片

和美人鱼脱下的衣裳



我会像忘了年龄的大海

依然用稚气的浪朵

抚摸滩石上一张张未来的脸庞



我还像是贝壳中的男人

吞下一粒沙子

泪水流出

双眼含着珍珠的幻象



当我伸出长长的手臂

将烟囱上面的头发

点燃

我看见,海深处

珊瑚的眼睛

闪出几滴幽光



岁末的光泽

那片海,很深,在桥头上看着

以为一抹兰香和花姿会明朗起来

改变森林的神色



每天都有紧张的人流涌来

在脚步迟疑的那一刻

追赶的句子和集装箱被搬到了码头

如此匆匆的岁月,你的眉头紧蹙

剩下昨天的旧梦抱紧霜叶

以至于一点风

就能把岁末的情怀打开



其实浓稠的夜,相约而来,在探望

一个白天和田园的麦子

你能走多远,走成我的远方

一个两眼空空的地方

一个叫海子的人跌倒的地方

这才发现,那是拼到了铁轨的地方

来不及躲闪,就归于宁静



诗歌,那群在我的尸骨上啄食

的鸟群,一直盘旋在我的灵魂上空

明亮的翅膀,撕碎了沉默的帆

你真的在等待吗?那块船坞

它的底部动荡的水已经雄浑起来了

埋着嘴唇,像冬至片刻水流

你还在马不停蹄地翻卷这草地

就等着鸟群把它盖上



那思念,在桥头看着,深如大海

眼里的泪花,迅速冻结,毫无理由地

改变了酒精的光泽



悲情英雄

我封存的记忆一下被你打开

沉默的果壳,总以为自己还在成熟

还可以喝很多的水

在枝节的高处往下望

在光线到来之前

把花粉吸入



有时,我会沉湎一下某种情绪

那些被你打开的记忆

会像沙漏一样流失

城郊附近,有我们的河道和岸上的荒草

虽然日子一样晴朗,在你暂时离开的时候

我都在把自己体内那一点明媚的光阴

拧紧



其实英雄,不仅仅是高挂的果实

有时候可以看作是一种对果实的守望

当风带来了秋声

鸽子成群飞去,我的世界充满了别离的苦恋

生命如果可以这样送达

我愿意把自己风干,然后从枝头

跌落在地



木兰溪

从你青春的身体边缘绕过去

我开始跟着你去万水千山、百转千回

这清清、清清的木兰溪流

笼着烟水的兴化湾。灯影下

木门咿呀的声音

牵出一段古旧的光阴



果香,她比暗河更加可靠

穿行于白天和黑夜的空隙,枯水季节

溪流泛着泪光。你的岸边

居住着一个叫丹娅的人

端坐在明清家具上,品着苍老的茶

指着这条河流就喊家乡



我的出生地不是我的家乡

我不能抱着这个秘密过一生

现在我还是说不出家乡的方言

我喝过无数兰溪水

手握着一颗又一颗滚烫的荔枝

但我一直叫不出家乡的名字



我一个人坐在河道边上

猛烈地听到龙眼催熟的声音

人有其土,木兰溪,我是你不肖的儿子

我心里虽然刻下你诗歌的图案

我可以为你弯下腰

拥抱每一寸泥土细小的哀伤



但我至今不能用方言倾诉

那粗鲁的嘴唇,那舌尖上苍凉的言语

陌生瞻望的河流,将我潦草的乡情

隐没于内心深处阵痛的起伏

走向远方的丹娅,这个多年后在海边翻看波浪的女子

毅然返回,故乡,已被一滴泪水遮没



哈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编审。出生于福建周宁,插队于闽东高寒山区,福建师大中文系毕业。创办《东南快报》并担任社长。现任《生活·创造》杂志社编审、《东南快报》总编辑、《海峡诗人》杂志主编。曾担任闽东青年诗歌协会会长,并创办诗歌民刊《三角帆》。出版专著《阳光标志》《白***绪》《都市彩色风》《平常心》《零点过后》《纯粹阅读》《纯粹心境》《寻美福建》《寻美山水》《寻美人生》《寻美的履痕》《花蕊的光亮》《诗歌哈雷》等十多部,主编海峡桂冠诗人丛书、“映像”诗集系列丛书。
+1
1848°C
沙发哦 ^ ^ 马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  

GMT+8, 2019-10-17 03:56 , Processed in 0.075600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u On.

Powered by X3.4

© 2001-20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